張本智和、早田希娜巴黎極有可能打3項,王楚欽、孫穎莎爲何不可

a728140116e245bd94f9b6112026af1c

張本智和、早田希娜巴黎極有可能打3項,王楚欽、孫穎莎爲何不可

一則關於日本全錦賽混雙的消息,自然讓人產生這樣的聯想,或者預測。

張本智和、早田希娜二人極有可能巴黎奧運會上身兼三項:混雙、團體、單打。

我們首先來看一下這條消息:

1月24日,2023年日本乒乓球錦標賽混雙第二輪,張本智和搭檔早田希娜 3-0中村圭介/西脅姫花(11-7/11-5/11-7),可謂是輕鬆獲勝。張本智和/早田希娜已經獲得過了上一年度的混雙冠軍,同樣也是這次比賽混雙冠軍最大熱門。

張本智和、早田希娜巴黎極有可能打3項,王楚欽、孫穎莎爲何不可

要想巴黎奧運打三項,當然首先必須獲得單打資格(自動成爲團體名額)。因此,關鍵是這兩人單打資格如何呢?

按照日本乒協巴黎奧運選拔規則,目前張本智和與早田希娜分別佔據男女榜首。

張本智和、早田希娜巴黎極有可能打3項,王楚欽、孫穎莎爲何不可

張本智和、早田希娜巴黎極有可能打3項,王楚欽、孫穎莎爲何不可

這是2022年底排名情況。張本智和與早田希娜領跑男女榜單,且分差較大。前兩名將直接獲得巴黎奧運單打資格與團體成員。雖然目前這還不是最終的提名,但這兩人的優勢還是較大的。而正在進行的全日錦賽 前32名運動員的成績將計入日本巴黎奧運會選拔積分,冠軍獲得60分,亞軍50分,3-4名40分,5-8名25分。

按照目前兩人日本國內的競技水平與狀態,最終排在前兩名,甚至一直領跑到最後也是有可能的,因此單打資格已經八九不離十。

關鍵是混雙項目,張本智和與早田希娜能否最終獲得資格。

伊藤美誠東京奧運會獲得了混雙金牌,按她的年齡、精力以及打法與經驗,伊藤美誠再打一屆本來是沒有問題的,不過一是伊藤美誠對混雙沒了興趣,二方面呢水谷隼同役後,丹羽孝希也退出了國家隊,找不到有可能去巴黎的更好的左手男選手,也便對混雙項目不再感冒,基本專心單打了。

早田希娜是左手,早年和伊藤美誠打女雙,很厲害,這幾年單打能力也提升,成爲單打有力競爭者,因此張本/早田的合體也就自然而然、順理成章,並且二人合作以後,很快便取得了相當厲害的成績。2021年張本/早田打進了世乒賽混雙決賽,決賽中負於中國組合孫穎莎/王楚欽,2022年張本/早田奪得日本全錦賽奪得混雙冠軍,已經成爲日本混雙王牌組合。

放眼日本乒壇,能夠在混雙和奧運選拔上同樣有強勢的男女選手而威脅到張本/早田,幾乎就是個零,不存在。

因此, 張本智和、早田希娜二人極有可能巴黎奧運會上身兼三項。

張本智和、早田希娜巴黎極有可能打3項,王楚欽、孫穎莎爲何不可

第二個話題自然而來:王楚欽和孫穎莎打三項可能性有多大?

孫穎莎已經參加過一次奧運單打,獲得亞軍,2021年世乒賽單打負於王曼昱獲得亞軍,目前世界排名第一,也是2023年世乒賽單打冠軍的熱門人選。無論孫穎莎2023年能否拿到世乒賽單打冠軍,也都是巴黎奧運單打名額的有力競爭者,甚至可以說一隻腳已經邁進了巴黎賽場。

再來說說王楚欽。

明年馬龍已經36歲,儘管馬龍至今仍然保持着世界超一流的水平,但明年巴黎奧運出任單打的可能性已經相對變小,而王楚欽經過2022年的大賽經歷,上單打的可能性越來越大。

如果梁靖崑、林高遠無法在巴黎奧運會前完成真正的強大,那麼,馬龍很有可能出任團體三號,而王楚欽將和樊振東參加單打。

那麼:接下來就是混雙這個項目了。

如果女隊奧運陣容依然是陳夢、孫穎莎、王曼昱,那麼這三人中,誰將有可能上混雙?單打名額孫穎莎佔據一個,另外一個會是誰?難道還會是陳夢嗎?相比於東京奧運會,陳夢的年齡增加了三歲,而狀態與競技水平也有所下滑,王曼昱奪得了2021年世乒賽冠軍,如果2023年蟬聯,那麼基本上就可以宣告將登陸巴黎奧運單打舞臺,即便王曼昱無法奪冠,上單打的可能性也很大。

按我個人的理解,即便馬琳內心有強行打造所謂大滿貫的想法,但也不敢拿陳夢來昨晚冒險吧,放着更年輕更具有衝擊力的年輕隊員不用?如果單打上海產姐妹,混雙誰上?難道會讓陳夢打混雙?國乒倒是想這樣,可是陳夢的混雙也不行啊。

所以,要麼是孫穎莎,要麼是王曼昱。可大家也都看到了,王曼昱現在的混雙搭檔是林高遠!林高遠是不可能登陸巴黎奧運會的。

我看到過有人說過,王曼昱和王楚欽”王炸”組合打得也很好,也很有可能屆時”王炸”組合上巴黎,這種可能性當然也不能說沒有,但從現在備戰來看,還是”莎頭”組合的可能性大。

如果非要考慮一人兼三項,導致體力、精力以及壓力過大而顧此失彼,也很有可能王曼昱不上單打了。這樣,陳夢、孫穎莎、王曼昱每人都是二頂,男隊這邊,只有王楚欽打三項了。

既然日本人敢讓張本智和、早田希娜上三項,我們中國有什麼不敢的?

反正從以上的分析來看,巴黎奧運會我們也極有可能讓王楚欽、孫穎莎打三項。

這當然是一種信任,也是一種壓力和使命。

你認爲呢?歡迎留言討論。